鬼死为聻

主写全职的小透明
Fate入坑的月球人

 

逃(15)

·CP昊翔,警匪paro

·不定期更新来了

·全文见tag 这里是八百年前的上一章(14)


Fifteen

两人安稳地坐进了摩天轮的一个小包厢,外面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关上门,卡上门锁,把温度骤降的寒风阻挡在了玻璃外。包厢晃晃悠悠离开地面,往空中升去。他们看着外面的景象,没人打破这寂静。

孙翔转头望他们的下一个包厢,里面是一家三口,小姑娘抱着爆米花,指着外面的风景笑得挺开心。他余光瞟过坐在他对面的唐昊,这人已经摘下了墨镜,注视着不远处被灯光点亮的兰江大桥。他随着那人的目光,重又调过头。

地上的景物越来越小,或许是因为摩天轮的速度慢,孙翔完全没有身处高空的压抑感。他估摸着已经过了四分之一的圈数,可这个狭小空间里的空气还是凝固的。于是他不安分地换了个坐姿,对面就突然响起唐昊的声音:

“玩得开心吗?”

孙翔靠在座椅上,沉吟半刻:“还不错吧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唐昊收回放在远处电视塔上的目光,看向孙翔,“我倒觉得新鲜。”

“你是没来过游乐场还是怎么地?”孙翔脱口而出这一句。

“这都被你发现了。”唐昊低头掰手指的骨节,“咔吧”作响,听得孙翔被这突兀的声音惊得一颤,觉得有点阴森。

“别开玩笑了,活二十几年没来过游乐场,说出去谁信啊。”孙翔撇撇嘴。

唐昊顿住,右手的指节蜷缩起来成了拳,食指上冰冷的铂金戒指硌得他皮肉生疼。他重又展开手掌,左右两只手交握着放在腿间,半认真半散漫地道了句:“是开玩笑。”

孙翔鼻子里哼出一声,把手搁在颈后扭过头去,全然没注意到唐昊不同以往的沉闷。他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重新坐好,开始探唐昊的口风:“你之前说的从商亏了是什么情况?”

“怎么着,想听故事啊?”唐昊瞟了眼腕上的表盘,抬眼说道。

“爱讲不讲,搞得像哪个稀罕你的故事似的。”孙翔偏偏就不顺着他的意说。

重归寂静,唐昊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,只是看地面上星罗棋布的灯光。他对面的人见状又坐不住了,只好先缴械投降:“唐昊你快讲啊!”

唐昊站起来,略略低了头,以免撞到包厢的顶端。他一步跨到唯一的小窗户那,拨弄几下便推开了玻璃。刺骨的寒风冲进来,把这个小空间里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温暖换了出去,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忍不住发抖的寒冷。

“讲讲也可以。”他说,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铁盒装的薄荷糖,往嘴里丢了一颗。

孙翔把两只手塞进口袋,脖子也藏在毛衣的高领里。他见唐昊趴在窗户边沿往外看,于是假装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,打开语音备忘录,再悄悄地收回去。紧张导致的呼吸不稳被他很迅速的压制下来,他觉得脸上在发烧,便盯着地面掩饰这些举动。

“我来公司之前,公司已经很有些年头了。他们之前一直都做的中间商,我在那待了两年,就接手了它。”唐昊缓缓说着。他的声音仿佛绕着圈子进到孙翔耳中,之后又飘出窗外被风吹走,一点痕迹都没有,平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孙翔垂着头,作为一个听众他非常尽职尽责,问了句:“有什么改变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唐昊冷笑,给了否定的回答。他眯眯眼睛看底下的旋转木马,继续说:“你应该知道中间商不好当,既不能得罪供货的也不能得罪收货的,不然就没生意。而且一旦你的上家和下家搭上关系,你就会被一脚踹开,再就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
“所以你们被踹了?”孙翔的手在口袋里激动地捏起拳头。要是真是这样,呼啸现在就是孤立无援,警方有机会一网打尽!他攥着口袋里的蓝牙耳机,想把这事告诉组里的其他人。

“是啊,哪里没有叛徒呢?”唐昊总结性的说了这句话,显然再没有后文。他舌尖的薄荷糖已经化成最后一抹甜味消散,口中的空气更凉了几分。

故事很短,但是足够告诉孙翔很多事情。孙翔现在已经确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唐昊,因为呼啸恰好符合中间商的位置,而且他猜测,来报案的人应该就是唐昊说的叛徒。毕竟,这人眼里容不下叛徒,一旦有机会就肯定会报仇。他明白,他太明白了。

正当孙翔附和似的点头时,唐昊冒出一句:“你不会背叛我的吧。”还是结论性话语,本该是带着疑问语气的话一点疑问都没有,反而信誓旦旦地,还有点命令的口吻。

孙翔那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反应过来后浑身一僵,但还是假装没听见似的接上话:“啊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唐昊低头,转过身来看他,“我说你这样子看起来好蠢。”

“什么!?”孙翔“腾”地站起来,想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却不可避免地撞上了包厢顶端。他捂着头重又坐下,用眼神杀了在那边憋笑的唐昊一万次。

他们的包厢快要到达最高点,唐昊靠在门旁边,盯着揉了半天头、把头发都揉乱了的孙翔。他的脚尖点着拍子,像在等什么时间。

“啪。”不知道第几声落地,唐昊终于开口:“孙翔,我有点话想说。”

孙翔愣住,还没等他回答,地面上便炸开“砰”的一声,火药升空开出绚烂的烟火,照亮了整片黑夜。他当机立断地把食指放在唇边:

“嘘,等会再说。”


  47 8
评论(8)
热度(47)

© 鬼死为聻 | Powered by LOFTER